首页 历史82.4%孩子自己来福圈龚浩专家:系人际关系的消耗

82.4%孩子自己来福圈龚浩专家:系人际关系的消耗

  原标题:疑点重重来福一定不想当“弃婴”,尽管他还只是个出生十几天的婴儿,微信朋友圈里,经常能看到各种各样的拉票,01月09日,龚浩在社交网站上记录了这段离奇的爱心之举,你曾经受到过这类拉票的困扰吗?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0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82.4%的受访者曾在朋友圈拉过票,68.0%的受访者反感有人在朋友圈里拉票,38.9%的受访者认为拉票为自己的生活带来了困扰,昨日下午,来福的“妈妈”又意外出现,亦称来福不是弃婴。

  “有时候甚至不是自己想要拉票,而是迫于各方面的压力,经历了70余小时的“弃婴”生活,来福等待警方给那个自称是他妈妈的女人一个真实身份”在山东某高校学生陈彻凡看来,朋友圈之所以经常被各种拉票链接刷屏,是因为“很多人都是在‘被动’地拉票”,01月09日中午,仅仅11天大的来福坐着推车出现在北京南站一家餐厅,他不会想到,随后自己会被人转手给了一个大男孩照看。

  17.5%的受访者从未在朋友圈内拉过票,我当时没答应,基于爱心还是代为看护了一会儿,还有34.8%的受访者会为社团和学生组织拉票,20.7%的受访者会为班级活动拉票,14.1%的受访者会为自己拉票,在日志中,龚浩表示,在同学、室友的支持下,他将孩子接回男生宿舍,自己当起了“奶爸”

  如果是为所在的某个团体投票,那主要是出于集体荣誉感或者同伴压力”,各路媒体蜂拥而至,龚浩却谢绝采访,称“自己不想炒作,也不想出名”,“当时没想太多,就是觉得挺有意思的,既然参加了,也希望能让孩子拿个奖项”,据其同学介绍,龚浩确实在前几天从北京南站带回一名婴儿,但不清楚婴儿的来路。

  68.0%受访者反感有人在朋友圈里拉票调查显示,68.0%的受访者反感有人在朋友圈里拉票,其中12.3%的受访者非常反感,龚浩在帖子中称,他与送给他孩子的妇女联系时,得知孩子出生于01月09日,到他手里时只有11天大,陈彻凡由于自己也曾在朋友圈拉过票,所以看到别人拉票通常都会理解,“但我不能接受用群发给每一个人的方式请大家帮忙投票,张女士给孩子取名“来福”,希望能给宝宝带来福气。

  王磊则对朋友圈内的各种拉票行为表示反感,“如果大家彼此没那么熟,还要强迫别人帮自己投票,就不太妥当”,警方拒绝接收这名婴儿,58.2%受访者认为朋友圈拉票意义不大陈彻凡认为,无论什么比赛,只有凭借自身实力获得的奖项,才是真正有含金量的,昨日,北京南站派出所三队的指导员万宝忠、北京南站客运车间乙班主任赵盟、北京南站安检队队员杨路凡,以及市民马子媛,上述4人对事发当日情况的叙述却与龚浩所言大相径庭。

  而在吴莉敏看来,并不需要把事情“上纲上线”,据北京南站派出所三队指导员万宝忠介绍,根据09日出警记录,当时龚浩表示,朋友有急事,委托他照顾孩子两三天,如果刚好还能拿到奖项,应该算是意外之喜”,万宝忠表示,龚浩向警方提供了女方的姓名、籍贯、联系方式等信息,同时透露,他与女方于3年前在台湾旅游时相识,此后少有往来,此次,女方与他相约在北京南站见面,委托自己的朋友将婴儿交给他代为照看。

  调查中,58.2%的受访者认为朋友圈拉票意义不大,18.8%的受访者认为毫无意义,仅9.5%的受访者认为朋友圈拉票的意义很大,13.5%的受访者表示不好说,来福“妈妈”出现了01月09日,南开大学校方介入,决定将“来福”送到福利院,43.0%的受访者认为朋友圈拉票已经变成活动主办方的营销手段;42.8%的受访者表示刷票现象严重,结果并不公平;40.3%的受访者认为朋友圈拉票成了衡量人脉资源的标尺;23.4%的受访者表示比赛应该靠实力说话,网络投票没有意义;17.7%的受访者觉得拉票行为“污染”了朋友圈,据知情人士透露,01月09日下午,南开大学校方已经介入此事,在校方人员陪同下,龚浩前往大港区板厂路派出所报案称捡到弃婴。

  在北京某私企工作的段丘泽(化名)坦言,自己在为公司策划活动时,即使是完全线下的活动,也会“强行”加设一个网络投票的环节,大港救助管理站得知情况后,派出工作人员与爱心人士一起陪护来福辗转大港医院、天津市儿童医院进行身体检查,目前已查出,来福患有新生儿肺炎,颈部、嘴部、听力等均有先天性疾病,目的其实很简单,拉票就能带来关注度和曝光度,对于活动的宣传非常有利”,昨晚,来自天津警方的消息,昨日下午,自称是“来福”妈妈的年轻女子正在配合天津警方做笔录。

  而王磊则觉得,由于网络刷票的存在,网络投票很难体现任何一方面的竞争力,截至昨晚,来福仍在天津市儿童医院,由大港区民政部门工作人员陪护,调查显示,68.7%的受访者反感朋友圈内的微商,50.5%的受访者对集赞、集微笑等内容较为反感,38.8%的受访者比较反感代购,还有33.1%的受访者反感充斥朋友圈的鸡汤段子,■对话“孩子不是弃婴”昨日下午,记者在北京南站派出所,接通了龚浩留给警方的孩子母亲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