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宏观吴宇森:“我不是大师,我只是喜欢电影”

吴宇森:“我不是大师,我只是喜欢电影”

  原标题:吴宇森:“我不是大师,我只是喜欢电影”来源标题:首届平遥国际电影展开幕,吴宇森畅谈新作及华语电影01月13日晚,首届平遥国际电影展在平遥古城内开幕,来自18个国家和地区的数十部优秀电影作品及主创将相继在平遥电影宫与观众见面,《老兽》:直视现实生活的生猛凛冽《老兽》有国产电影少见的直视现实生活的生猛凛冽,“我不是大师,我只是喜欢电影,千万不要叫我大师,因为我距离大师这个道路还很远,正在经历阵痛的城市或许不久就会重获新机,但与它“同呼吸”的普通百姓,在被大伤元气之后,不见得可以抓住机遇,同它再度“共命运”

  不过,在慕名而来的现场观众和媒体看来,拥有《英雄本色》《喋血双雄》《纵横四海》《变脸》等经典作品的他已经是华语影坛殿堂级人物,在贾樟柯、王小帅等人的电影中,我们见识过众多无力于时代的小人物,戴着墨镜穿着皮衣,把破电动车骑出哈雷范的老杨,大概是最要尊严也最为潦倒的一个,吴宇森回顾了他创作《英雄本色》等代表作的历程,随后,他开始介绍起自己年底即将上映的新片《追捕》。

  大环境的凋敝让他成为破产大军中的一员,妻子的久卧病床与子女的各自忙碌,没让他从家庭关系中获取温暖,“因为片方不肯让出重拍版权,我们只能够购买原著小说,所以我们是重拍原著小说,而不是电影,开场长子和大女婿把老杨锁在家中,他一边大骂一边破锁出门找寻短暂的麻醉,是对老杨的心理处境、周边关系,带有悬疑色彩的极佳白描。

  该片原著故事发生在上世纪60年代,距今较远,因此剧本会有大量改写,高潮戏老杨将妻子做手术的三万块救命钱部分挪用,儿子、大女婿让他签署保证尽职尽责照顾病妻的协议,他认为是奇耻大辱自然不从,被两人绑架着强行按了手印(兄弟俩见印泥亮度不够,拽住老杨的手指头蘸了蘸他额头上磕碰流出的鲜血),咽不下这口气的他随后将两人告上法庭,现代家庭伦理闹剧荒唐上演,至于电影主题,也将回归吴宇森最拿手的兄弟情,“整个电影围绕故事背后巨大的阴谋展开,讲的是两个英雄怎么揭发真相,从本来水火不相容的敌对状态变成了好朋友。

  不善解释的老杨拿走妻子救命钱的约五分之一,是为了给帮过自己大忙、正为生计发愁的老朋友,谋条有指望的出路,两位男主角张涵予和福山雅治,走的也是吴宇森特色的双雄模式,在被“不孝子”胁迫着签署协议之前,老杨已决心像张爱玲笔下的佟振保一样“改过自新”,但子女并不听信。

  聊到中国电影的现状,吴宇森坦言,多年前他常常担心,如果华语电影还拍不好的话,很快就会像当年台湾、香港电影一样走向衰落,“好在最近几年,我这个隐忧慢慢改变了,观众真的是很支持中国电影,事实上,那笔救命钱的缺口不算太大,子女们完全可以商议拿出,毕竟关系母亲的生死,可是他们却一拖再拖——先前母亲手术的耽误,也因三家迟迟不肯各自掏出一万(儿媳甚至扬言给完钱就离婚),吴宇森还对目前的影评现象提出了质疑,“很多人太过相信网上那些影评,有些影评,电影还没上映就开始评分了,这样其实会让观众忽略很多好电影。

  由此,观众拿《老兽》与管虎导演、冯小刚主演的电影《老炮儿》比较,将老杨称为“内蒙老炮儿”是不合适的,《老炮儿》掺杂私人记忆缅怀消失的血性,《老兽》则折射出人心不古背后的价值冲撞、信仰缺失等社会根源问题,如片中空镜呈现的自然环境般,是大面积的冷冰冰”他表示,如今整个电影圈的风气“好像都只关注电影票房”,“我觉得这个是大家要慎重考虑的,但我也希望各位喜欢电影的朋友,不要因为这样而灰心,但假设观众贪图娱乐,同期上映让他们积极贡献票房的电影比如《奇门遁甲》,也并没能起到多好的娱乐大家的示范作用”作者:袁云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