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年父亲跪街头欲卖肾换取白血病儿子手术费(图)

父亲跪街头欲卖肾换取白血病儿子手术费(图)

父亲跪街头欲卖肾换取白血病儿子手术费(图)

  本报驻衡水记者孟宪峰通讯员王树浩文/图12岁男孩突患白血病,把原本赤贫的故城县辛庄乡孙庄村孙博一家人推向绝境,今年01月份,他接受了骨髓移植手术但并未成功,一年的治疗已经让霍家无力再支付治疗费用,如今已经拖欠医药费数日,亚北的父亲霍振普无奈跪在街头,希望卖掉自己的肾换取儿子第二次骨髓移植手术费用,“妈妈,妈妈,小孩有骨髓吗?”在山东省德州市人民医院的病房走廊里,一个5岁的小女孩很“严肃”地问偷偷抹眼泪的妈妈,由于亚北家境困难,当时很多人劝亚北的父母放弃,但是亚北的父母不忍心,拿着从邻里乡亲处凑来的10多万元,带亚北来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看病,所说的少康就是女孩的哥哥,一个年仅12岁的少年,亚北的父亲霍振普说,为了多次化疗和这次手术,老家的房子已经卖掉了,所有的钱都押在这次手术上了,原本以为噩梦可以结束,没想到手术失败了。

  ”小少涵又问:“我的骨髓哥哥能用吗?”妈妈说:“能用,但是你还太小,不行”“看到信息时,我觉得为孩子付出的一切都值得,我的骨髓给哥哥用一点,我自己留一点,哥哥不就死不了了吗!”这时,妈妈再也抑制不住奔涌而出的泪水,抱住少涵哭成一团,该借的都借过了,该卖的都卖过了,他实在想不出来去哪里给儿子看病筹钱,于是他再次回到了北京,去年01月,少康的父亲孙博打工回家途中遭遇车祸,导致右臂粉碎性骨折,先后近万元的医疗开支让这个贫困家庭雪上加霜。

  如果视力好,他就出去打工给孩子挣钱,但是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想到卖肾,今年01月13日,少康因发烧持续不退住进德州市人民医院,并在天津血液病研究所确诊为急性白血病,二次手术还需25万到30万现在,亚北的父母住在一个仅5平方米的单间里,屋内只有一张窄床和两张小桌子,每个月的房租是400元,坚强少年强忍疼痛不吭一声据母亲马英雪讲,少康从小就是个听话的孩子,小小年纪就知道替大人分担家务,除了亚北的医药费,这个家庭所有的开销只有每月400元的房租了。

  去年01月,他升入故城县聚龙小学五年级,第一次摸底考试成绩不理想,发奋图强,学习成绩逐步提高,年终考试便跻身班级前20名”■讲述家中缺钱,倒空孩子存钱罐艰难的家庭生活让亚北养成了用存钱罐积攒零钱的习惯,懂事的少康看着一下子变老的父母,红着眼圈说:“爸爸妈妈,只要你们不哭了,我吃不下饭也使劲吃!”因为病魔作祟,少康时常感到骨头疼,为了不让亲人担心,他一直都是强忍着,直到疼得在病床上打滚,始终不吭一声,亚北在惊慌之下大哭起来,闻讯赶来的妈妈一看,一脸歉疚地蹲下身对他说:“孩子,钱是妈妈拿的,妈妈没用,钱没挣够,家里实在急用点钱,所以就把你罐子里的钱拿出来了,少康的爷爷孙现荣看到孙子痛楚的样子,眼里含着热泪说:“要是我的骨髓能用,我恨不能早一天换给他,好让孩子少受点罪!”一方有难八方竭力救助人间自有真情在。

  由于他很久没上学了,他的妈妈为他借来课本,少康就读的聚龙小学得到消息后,也在全校组织了募捐活动,同学们一个个眼里噙着泪花,将平时积攒的零花钱放进了募捐箱”■现场探访盼着走出病房看天安门升旗昨日,向医院血液科的隔离病房望去,皮肤黝黑、略显削瘦的小亚北蜷缩在床头,瞪着黑黑的大眼睛使劲地朝隔离病房的窗外张望”目前,故城县妇联、民政、卫生等有关部门也在积极为救助少康想办法,但相对骨髓移植手术的费用,这些力量还是有限,希望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给予关怀和帮助,他不时地摆弄着一个手机,他说,这里有奶奶、叔叔还有姐姐的照片。

标签:少康 北的 亚北